燃雪

葬在深海

很恐怖


我觉得这是第一次在怀疑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值得信赖的


我觉得很恐怖,因为很无心的发言,窒息感扑面而来

我的指尖弹出了他的盛夏。


我永远也追不到的,遥远的,曾有他的盛夏。


泪流不止。

最近有感


男人女人都很神奇,喜欢他人的追捧又要表现出拒绝的样子,一旦没有旁人招惹又会觉得心烦意乱。人落在这个圈子里就只是一个俗人了。想来身边太多这样的人自己也逃不出去。然而除去这些还剩下什么呢,从来也不会有其中人去思考,因为思考的结果永远是满足不了的欲望。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感受到充实,只有在和挚友相处的时候会平静。


因为人永远就是俗人,逃不出怪圈的都摆脱不了俗。


特别想推的是成汤X伊尹啊,特别是书上写他俩的时候,虽然只是简单两端都能感觉到汤的执着,以及汤去后伊尹的留守呜呜

带着青春的少年,终于也带走青春长大啦

奇幻au,非现代背景。


有Abo


大陷落沉没的是陆地而非海洋。


陷落之后,被神迹(天堂岛)作为大门隔开在了两边。


亚特兰蒂斯人称呼海洋为新世界,而陆地也是旧世界。


不意味陆地没有水资源,但设定中陆地没有新世界的海,只有大陷落后遗落在旧世界的“疑似”亚特兰蒂斯之海。而通过这些海能够到达天堂岛附近(大门附近)。


海洋和陆地不是平面被分割,而是一个立体。在海洋同样有旧世界遗迹,也有空气,有“太阳”,“月亮”。


不管想要通往哪边都必须经过亚马逊人的领地,而亚马逊人对外来人的态度并不友好(规则所订)从来还没有人能够去往亚特兰蒂斯的领地,但亚特拉娜从亚特兰蒂斯逃去了人类世界(陆地),经过了天堂岛(黛安娜帮忙,但她并不知道这是亚特兰蒂斯女王。)


传说中距离旧世界最近的新世界遗迹是地心藏海,现实中,亚特拉娜在离开天堂岛后遭遇了风暴,被卷到了亚特兰蒂斯之海遗迹附近,“慈恩港”


在慈恩港被守夜人汤姆救下,后产生爱情育有一子亚瑟,亚瑟的名字来源于一场不该发生在陆地的海暴,这场海暴被认为是亚特兰蒂斯存在的有力证据。


实际上是奥瓦克斯王知道亚特拉娜逃走之后的愤怒(设定中,奥瓦克斯王精通水魔法,与泽贝尔的水魔法不同(仅限新世界),他们能够在瞬间调动大量水(旧世界与新世界)进行伤害攻击,同时还能将水转换为电流)


陆地,海洋,天堂岛。


在陆地之上有天,天堂岛与陆地相似,但海洋并没有天空。


陆地与天空有龙,海洋没有。


天堂岛是距离神最近的存在,黛安娜是半神。




由于新世界的进化(或者退化?)出现了性征分化,逐渐出现了Alpha Beta Omega,当然这是非常古早的过去。


在新世界,三种性征是平等的。甚至Omega更强,因为他们在魔法的操控与科技研究上生来天赋,新世界讴歌魔法与科技,并且omega极其稀少,如果想要标记omega,必须打败众多竞争对手以及omega本人,omega在发情期会因为个人性格问题有不同显现。越强的omega在发情期的战斗力就越强。


发情期本身不会影响omega,但如果是与某个更强大的alpha接触则会导致信息素紊乱。


如今,omega已不再恪守传统与alpha必须结合,他们或者是与心仪对象在一起,与beta结合,不结合,与另一个omega在一起,甚至切除腺体不再具备性征已是常态。


而旧世界没有第二性征。


亚瑟是新旧世界的混血儿,他是alpha,但性征极度微弱,不是典型的新世界alpha,但亚瑟的不明显性征是他最好的优势。


新世界的七大皇族中,血统最纯正的omega只有现任国王奥姆,因此,也有不少王公贵族觊觎他的血统。


奥姆是亚特兰蒂斯现任国王,拥有最纯正的新世界血统,他的魔力继承自血脉,但更强。同时他的体术非常厉害,基本能力与n52设定大致类似。


涅柔斯是alpha,也是奥姆的手下败将,因为他的决斗撞上了奥姆的发情期。此后一直在养精蓄锐。


湄拉是奥姆的未婚妻,政治联姻,她是beta,她的魔法能力同样继承自血脉,没有加成,在故事中,她能操控新世界的水进行攻击或者保护,也能从瞬间抽干他人身体内的水分。故事中她的恋人是图拉。


图拉是亚特兰蒂斯漂流小队队长(等于特种部队),是一名优秀的将军,她是奥姆同父异母的妹妹,也是优秀的alpha,但她没有信息素,也不受他人信息素影响。曾经被其他皇族指定与兄长结合,但在双方的暗中操作下图拉败给奥姆,因此失去了机会。






发个设定未完,有哪位大大如果愿意写一定双手递笔|-|

难得清醒


对我来说年少时最惊艳的人是少年


最美丽的人是少女


我把记忆留在脑里就一个个错过了


突然清醒了好多


终究他和他们还是有差别的


他是希望


他是梦想


她是光芒

【狄尉】东都谈(1)

架空 OOC

乱炖 补完片段重发

 


 

章一



1

三十岁打头的第一个春天,刚出狱不久的狄仁杰揣着阎立本大人的推荐信,牵匹骏马赶到了位于大唐心腹的神都洛阳城。

 

并州距洛阳乃有千里,路程十分遥远。阎大人告诉狄仁杰,须得在推荐信日期定下的五日内赶到大理寺报道。“近日刚通告的转籍禁令已是牵扯到人妖两族根本,恐其中要出什么岔子。怀英你速速赶去大理寺报道,早日入职能早日帮忙提防着点。”于是狄仁杰一路风餐露宿,日夜兼程。等终于到了洛阳城门口下马准备受检时,脚一触地便累得差点瘫了下去。马前负责审查的守卫见他一脸疲相,打趣两声:"哟大兄弟,最近上头查的严,要想转籍也不至于这么着急吧。”

 

狄仁杰听了反倒没生气,也跟着一起笑,下巴一撮小胡子随声抖抖:"那幸亏在下上辈子投胎前喝汤时多咕噜了几下,速度比他人快上些许,不然下一秒就投成妖,现在可就麻烦啦。”

 

那守卫看了狄仁杰递上来的身份证明,就不打算再多为难这灰头土脸的乡下人了,跟他指了指偏门正在受检的那片:“看吧,幸好我们是人,要是妖,怎么都得在这城门口耗上一整天,还不一定出得去进得来。”

 

他回首望着那几列尚在排队的妖,面上表情有悲似怒更掺疲,唯独不见喜。

 

于是收回眼神。

 

“对了,请问这位兄台,去大理寺须得往哪边走?”

 

顺着守卫指明的方向,狄仁杰慢慢踱进城门。回想起方才所见,心头寒了三分。

 

洛阳乃大唐第一繁盛之地,不仅商业发达,更是政治清明,民风最为开放,引得不少妖慕名而来。在这洛阳城里的住民,六成为人,四成是妖,先前相处起来也是一片和睦。只是……

 

当时狄仁杰还身在千里之外的并州,其中纠葛都是从阎立本那处听说的。

 

只是,一月前城里突发两起命案,听说皆是普通人被妖所害,死状之惨使人悚然。案情传开,在城里掀起轩然大波。于是朝廷下达禁令,不仅要严查每日进出城的妖,还要限制将种籍转为人的妖族人数。洛阳一下从向往之地变成逃离之所。

 

而案情持续一月到现在,也没有查出什么原因。三日之前,阎大人告诉他,此案已移交大理寺查办,念及他出狱不久,惜其才华,遂荐书让狄仁杰赶来洛阳。说是帮忙查案,其实也是给他找了一个新去处。

 

作为大唐第一司法机构,大理寺是一个非常适合狄仁杰这样怀揣大梦的年轻人一展宏图的场所。他习惯性的低着头走路,心下一边感激阎大人的栽培之情,忽而又思考起当下城中面临的各方压力。黑马被牵在他的身侧,偶尔才传来几声低鸣。通往大理寺的这条路上人烟愈发稀少起来,狄仁杰甩甩脑袋把胡思乱想驱开。

 

抬起头来的瞬间,只见远处正对的大门上若隐若现似有一牌匾,写的什么他看不清,正打算眯眼瞧瞧是个什么玩意,就见那才刚漆黑的大门打开又合拢,从中疾驰而来一队黑袍人,个个的模样似乎都很清晰。可除去为首那人,余下相貌又十足模糊起来。

 

[你此番入京,定会认识一赤发蓝眼的小子。]

 

狄仁杰驻在原地,愣愣瞧着那人向他奔来。

 

[那小子曾与我有萍水之缘,性子虽狂了点,但本事也真不差。我听说他现在已成大理寺卿,若是你的上司,也算幸事一桩。]

 

只见那人,腰佩精雕银莲,身披玄墨斗篷,头戴乌色纱帽,鬓灼明火燎原,眸现飞星一瞬。

 

 [请问阎大人,那人姓甚名甚?]

 

身下白驹踏地,卷起滚滚尘烟,劈来阵阵怒雷,惊得黑马嘶鸣。

 

[鄂国公之后,尉迟府幺子.]

 

“你这小子还愣着干嘛,大理寺查案,还不快给大人让开!”

 

“……尉迟真金。”

 

吁————————!

 

方回神,只见那匹白马正巧停在狄仁杰跟前,随后跟来的三人也纷纷刹住。马上那翩翩公子上下打量了他几眼,似乎有所不解,最后眼神落在他的脸上,却并未直视他的眼睛。

 

“你是谁。”

 

狄仁杰晓得,那眼神分明落在了他的唇上,马上人无声嘟囔,像是在问。

 

“如何识得本座。”

 

 

 2

 

“你会读唇语?”尉迟真金把愣在马前,一身土里土气打扮的小胡子男人仔细瞧了两番,嘴角勾出几分玩味的笑,”我看你不像是洛阳本地人,但走这个方向就只能去大理寺。你是何人?来这里干什么?“

 

闻言,狄仁杰双手抱拳,微微倾身:“回大人,在下狄仁杰,由工部尚书阎大人举荐入大理寺任职。”

 

“原来是阎尚书举荐而来。”本想再多问两句,身后邝照附上耳语道: “大人,时候不早,再不赶去就晚了。”于是眼中流光转去,轻哼一声。

 

“尽速报道!”便不再瞧马下那人,驱马掉头扬尘而去。

 

狄仁杰第一次正经与那红发蓝眼的尉迟公子打照面,无论言行亦或样貌都胜似夏中烧尽死叶的狂火,烈极心中想象,不由得暗暗揣测其究竟是人还是妖。若说是人,光看着外貌就说服不了;可说他是妖……妖又怎么能在最近这惊涛骇浪中平稳度日呢?

 

这么想着,狄仁杰突然被两把长戈挡了去路,猛地抬头,才发现自己已经在胡思乱想间走到了大理寺大门前,一想到方才还在八卦未来上司的家世身份,未免管得太宽,于是脸上阵阵青红。旁边拦住他的守卫还以为是自己这一拦拦出了这小胡子什么心病,也跟着乌云片片——当然是吓的。

 

 

 

 

“你就是从并州赶来就职的那个狄仁杰?看你在并州做过法曹……怎的,还坐过牢?!”

 

“是的,大人。”狄仁杰偏了头,环视一圈大厅摆设,右手不远处摆了一个大架子,上面整齐悬挂今日当值的官员名牌。

 

“你一出狱阎尚书就举荐你来大理寺,既然坐过牢,想必应该更懂规矩。”

 

他只瞟一眼,便知晓面前坐在这里当班的门房官名叫程安,胡子比自己的稀疏了点,不太好看,旋即又盯住这人椅后架出的一幅洛阳城地图。

 

“聘礼呢?你上任即为七品寺丞,至少得五两银。”

 

然而狄仁杰却略过面前程安的比划,走近了那幅地图。洛阳城中建筑大小悉数布置在图中,狄仁杰回想起曾草草略过的案情通报,嘴里念叨着“鬼市”二字,却听身后的程安大叫:“找什么鬼市,那鬼地方在老皇城地下,这是新皇城地图,怎么可能会有!况且人也不是死在鬼市里的——”

 

狄仁杰回过头来:“程大人怎知我找鬼市所谓何事?”

 

程安住口,手摸摸稀疏胡子:“我这不是听你说嘛……而且最近两则命案通报上都写了鬼市,我才跟你讲的,这事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你可别往外乱说啊。”

 

“明白,明白。”狄仁杰微微笑着,见程安手掌展开似乎又想比个五,心里一了,“那程大人看这五两银若还收的话……”

 

“去去去!你的房间在西庭,门口有石狮子的那间!”

 

程安想,面前这小寺丞明明证明上写的是个人,怎么笑起来如此形同狐狸。

 

 

tbc

 

重发

cp 狄尉 会有双花 

能写的人都会写出来,故事就xjb编了

 

“从前初识这世间万般流连。”

“如今走过这世间万般流连。”

你仍是我心中曾经的少年。

苦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