煎雪

遇见神(1)

jimmy包



独自拿着两张门票傻站在美术馆大门两个小时最后独自冒着大雨徒步回包子铺的感受,老实说来还不算太糟糕。


摸了摸被雨打湿而糊在脸上的些许白面粉,大雄对着屋子里阿巧留下的那块玻璃打量着自己的模样。


一张老实巴交的脸,一个普通无奇的人。不懂打扮自己也不晓得如何给他人营造浪漫气氛的一个男人。想到这里,大雄低下头,无奈的笑了笑。好像这样的自己确实没有什么资格受到那些女士们的青睐。


其实大雄对再娶是没什么想法的,可能是因为阿巧留给他的记忆实在是有些深刻,也可能是他自己对现在的生活已经没什么太多的要求了。如果不是小方和成玉他们加上一众邻居共同怂恿,大雄肯定不会脑子一抽筋就跑去买两张美术馆门票然后又在大家的安排下约其他女士出来见面的。


不过幸好没来。大雄披了张毛巾裹住湿湿的头发,回头望了望窗外,雨势汹汹以至于稍微模糊了他的双眼。今天下午的天气也许会很差,菜市场都没什么人。也许根本不适合开业。就算可以,至少还得再有个一两小时。他顺手摸摸裤口袋,把躲过大雨洗礼的两张门票放进了小柜子里。


下次有空就带小方去看好了,大雄想。虽然从某种意义上,还是自己一个人。


不过没关系,大雄安慰自己。下雨这件事就和感情一样,雨势过后总会有转机的。


再等一等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第三次相亲失败后的第四个小时,大雨刚停。


钻出云层的太阳带着温暖的光大面积笼罩湿润的大街小巷,不出一会便将潮意盖过。很快整座城市充斥起了熟悉的日常景象:继续旅程的游客,忙碌穿行的上班族,随处可见的小店铺大门敞开。大雄的包子铺就在城市某一条热闹街道的最尽头,被杂乱的菜市场包围,与周围老旧破烂的居民楼一起享受着雨后好天气。


大雄把停在包子铺里的小车推了出来,难得的太阳很暖和。他把蒸笼放到了小车上,车子停在卤肉店推车的旁边,然后从店里抽了根小板凳,找了个太阳晒的到的地方坐了下来。卤肉店老板看着他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忍不住打趣:“心情一下就好了?”


那老板和大雄是好多年的邻居,自然也没有什么想嘲弄大雄的意思,看到大雄这幅反应就知道他确实是已经放下刚刚相亲的事情了。所以跟着一起笑了起来。有时候他挺羡慕大雄的,虽然日子过得苦,至少每天过得都很满足。性格也简单得很,没什么小脾气,还有个从小就懂很多人情世故的儿子。


嗯。大雄对着老板点点头,脸上现出一贯的傻笑。


说是趁这个好天气的机会多卖点包子,其实大雄更多的只想为了满足自己能够晒太阳的私念,借这个机会驱驱自己的失落心情。大半个下午很快就这么打发过去了,没卖几个包子,倒把人晒得困困的。大雄伸了伸懒腰,打了个满足的呵欠。他把板凳和车子收进屋子,摘下围裙,琢磨着准备去接放学的小方。他和一个个下班回来的邻居们打了招呼,看着菜市场拥挤的小路逐渐腾了出来,沿着太阳洒下来那一条笔直的光路,难得有些小孩子气的走起了独木桥。阳光在大雄的身后一点点黯淡,等到人走得已经很远,便再也不亮了。



父子俩又踏上了熟悉的每日回家路。


“爸爸,我今天在学校里没有打架,今天我又和大块头……”


几乎每天都会有的经历分享会就在这个时候开始,以小方的发言作为口哨,大雄陪在自家儿子的身边,歪着头垂下眼,安静的注视着叽叽咕咕的儿子,不时点点头再比几个手势发表自己的看法。已经五年级的小方个子明显比以前冲高了一截,整个身板看起来也终于开始有了点肉,至少背着书包的样子不会让人感觉很单薄。大雄想起一年以前刚认识严成玉他们时的儿子的模样,瘦弱得就像个小黑鸭。所以多吃包子还是有用的,大雄心里默默计划着回家该去包一些不同肉馅的包子给儿子吃了。


“对了老爸。”冷不防被儿子拍了拍手臂,大雄回过神来。看着小方从包里掏出了一个熟悉的小玩意举到自己的眼前,“我打机又卡关了,你来试一下吧!”


‘可是我打机也不是很好。’大雄皱起眉头,想拒绝儿子的这个请求,‘我担心要是又删了你的SAVE怎么办。’


“不会啦老爸。”少年像是做保证似的拍拍胸膛,“你是超人嘛,肯定可以打过的。”


又来了。大雄无奈的叹了口气,他总是拿自己的儿子没什么办法。他承认之前小方说的没错,从某方面来说自己确实算是一个超人,但毕竟风波平息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征兆了,他也再一次回到了正常生活,这个时候这个形容听上去就有些敷衍意味了。


‘好好。’


接过儿子递过来的游戏机,大雄想了想还是决定坐到水泥台上打机。小方也跟着凑了上来。两父子打机的时候都很沉默,不喜欢发出吵闹的声音。于是在寂静的高架桥下这个画面就格外的安静,安静得能够听到不远处传来的汽车引擎的轰鸣声与一阵阵如同烟花炸裂的声音。


而那爆炸声越来越近,大雄甚至能够听到其中夹进了男人愤怒的吼声与辱骂声。他觉得这个游戏实在有点不适合小孩子玩耍,音效也太逼真了。于是食指摸索着扣掉了音量键。


“不要放了他!”


“哇,老爸你快看——!”


他抬起头顺着儿子的手望过去,望见空荡马路上突然窜出来的黑色越野车在一瞬间被点燃,望见一瞬间因为炸裂发出了巨大轰鸣声而腾起的车身,望见见在那一瞬间跳下车的白衬衫男人。


他望见男人被火焰包围,下腹的白色布料在一瞬间被红色染出烟花。


大雄在那一瞬间向男人冲去。


评论(9)

热度(16)